命悬一线

又是高烧。每年至少一次的高烧。

这次的后遗症恐怕是最厉害的了。都过去几天仍然有气无力、随风飘动般游走。心肌乏力,使得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样。

去医院前几乎烧得神志不清了,自己吃了一天的药,居然不能好转。好在医院很近,便去诊断去了。在医院测得温度时其实已经开始退烧了,但仍逼近 38 度;可想没去之前必定突破 39 度了——这可是往年一贯的记录了。

诊断的结果就是发烧感冒。医生根本就不多问,自顾写着他的方子,问得最多的不是我的病,而是我的个人信息:住在哪里?工作了没有?医保有吗?自费还是公费?联系电话是多少?最后要写药方时问要吃药还是输液!我想他是在计算适合我价位的方子吧。其间我想陈述一下我跟平常感冒不太相似的病情,便被告知:那你去某某科看吧。

那药方,最后是一种双片装的西药,一瓶葡萄糖注射液——为了少受点苦我选择的是输液(吊瓶)。当然,代价是 82 元人民币,还好没达到我想像中的 1xx 元。

输液的效果当然是很明显的,两个小时候后我就恢复了少许神态。再吃些药后便有了力气了。为了感激这瓶葡萄糖,特意用手机照了一张相。

隔天到了公司,同事开玩笑说:“你以后别去那家医院了,我朋友就在那动了个小手术,结果死了!真的,医生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,结果第二天就死掉了。”

我不置可否。只是,再看那瓶葡萄糖时,多了一种感觉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